时间的礼物 | 祝福篇

2022-01-12

图片


前言


年末之际,亚振大师工作室接到了一个特殊的任务,有一批早年从国外购买的老家具被送来进行翻新。因为主人的女儿要结婚了,父母准备把陪伴全家多年的老家具,作为礼物送给新婚的孩子。


今天,我们就从两把椅子开始,讲述关于焕新的故事。


初见

由风化的底座回溯入行的初念


当朱爱芳走到工位的时候,一把金色的座椅静静地放置在那里,它看上去已经使用了些年限,扶手与靠背框架上的金漆出现了斑驳的痕迹,但仍能感受到它的别致与优雅。


“翻新的椅子来啦?”她同人打了个招呼,笑容洋溢着热情,随后目光锁定在眼前的椅子上。


双手按压坐垫,朱爱芳开始检查这件翻新家具存在的问题。


“时间坐长了,面料已经塌下去了”,将座椅翻转检查底部,“绷带和底布都老化了”,扯出一把毛絮,她抖了抖手中的粉末说。


图片


戴上眼镜,对照工作单翻新需求,她进入了忙碌的工作状态。


朱爱芳今年五十多岁,今年是她从事包饰工作的第三十个年头。她个头不高却声音洪亮,举手投足间都能让人感受到一股饱满的精神气和巨大的能量。


包饰?就是包沙发呗。如果让朱爱芳定义自己的工作,所能得到的是最朴实的回答。事实上,在包饰工作中,在对这门传统技艺高标准的坚持上,她投入了无比的热忱。


人们眼中习以为常的坐具,在她的世界里是“咚咚咚”钉枪的敲入、若有如无的木香萦绕四周、或粗粝或光滑的面料在掌间留下的触感,这些声音、气味、质地所组成的独一无二的整体。


图片


三十年来,朱爱芳包饰过不计其数的家具,她为它们着上漂亮的“衣裳”,并关注着这些精美家具的去向。


朱爱芳知道,它们会被展示在精心布置的空间里,等待被一个个家庭欢欣雀跃地买下,提供长久的陪伴;还有的出现在了重大外事活动上,成为领袖们的宝座,见证着那些闪耀的历史时刻。


提及这些让人骄傲的往事,朱爱芳的眼神中闪烁着轻快明亮的气息。在她娓娓道来的叙述中,家具不再是冰冷的物件,而被注入了温度与生命,这是家具制作者与使用者共同书写的故事。


在朱爱芳心里,每一件家具都意味着郑重的托付与责任,值得且必须用心对待。


图片


修复

是一场对技艺和耐心的考验


有时候修复一件产品,往往比重新做一件产品更难。修复的过程非常考验工匠的技艺和耐心,既不能破坏产品原有的结构,又要令它焕然一新,看不出修补的痕迹。


图片


焕新不仅仅是面料的更换、缺陷的修补,更是工艺的升级。包饰工匠们要结合不同面料的特性与家具框架结构,以选用最合适的包饰手法,达到实用且美观的目的。



这把待焕新椅子坐垫收边处原本没有铲口设计,更换为真丝面料后,继续沿用旧的收边方式,筋条非常容易脱落。


朱爱芳认为,在椅座上铣出足够距离的铲口,再以斜筋条收边,底布也改为卷筋封边,这样面料将包饰得更为牢固。



“前后要垂直,两边要对称……”

“面料的中心和木架的中心要对的上……”


朱爱芳为座椅包覆上新面料,她严谨地打量着花纹的位置。“斜纹到两边的距离一定要一致,不然就不好看了”她解释道。


这些小细节往往难以察觉,但正是细致入微的苛求,成就了最终整体视觉效果上的美感。朱爱芳认为对待包饰这门考验手头技艺的工作,万万不能有的就是潦草与敷衍的心态。


抚平褶皱、粘上筋条,划去多余的布料,座椅逐渐显露出崭新的模样。朱爱芳摩挲着椅子,进行最后的检查。


“包饰的还不赖。”她满意地说。


图片


见证

家具承载着时间印记和美好祝愿


在大工业时代,丰裕的物质与瞬息万变的潮流风尚,让“喜新厌旧”的消费观念日益成为共识,消弭着人们对旧物的眷恋。一边是五花八门的新品促销如潮水一般涌来,另一边是修复手艺的日益没落。


朱爱芳的儿子已经步入工作,她很能理解两代人之间的观念差异。但同时,她并不认为自己为老家具所做的翻新工作是毫无价值的。


她发现,这些送来翻新家具的特别之处,并不一定在于它们高昂的价格。而是对主人来说,它们陪伴了一段宝贵的的时光,封存着一种深厚的情感,是人们日常生活重要的见证者。


修复的是家具,回应的是背后人们沉甸甸的期待与寄托,这就是家具翻新工作的意义所在。


时间会风化物品,但永远风化不了家人的感情。这批送来焕新的老家具,背后是两代人之间的传承。


父母送给孩子的不只是焕然一新的家具,更是爱和关怀,对新生活美好的祝愿。




 图片


在过去的一年里,

亚振家居为一千多户家庭提供了家具保养翻新服务;

在过去的30年里,

我们与千千万万的家庭建立了温馨的联系。


始终以专业品质,做好每一件产品;

以匠心,传承海派家居艺术;

用人文关怀,为每一位客户打造理想居家空间。


2022年步入品牌成立30周年,

亚振家居仍将竭诚为广大客户提供最佳服务!